错了环岛

“守”和“忘”

 


  我一直坚信—— 熙华 这七年,会留为德云女孩最深刻的回忆,直到……有人说尚九熙并非,非他不可……


……


小时候觉得事件似乎走的很慢,

慢到可以每天看着家里酿的葡萄酒

怎样的醇香袭人。

那时候,身边的一切都是温柔的,

不必害怕心急的触扶将它碰碎。




我开始留恋小时候了……




长大后,在意的事情俶尔繁乱,

我能触碰到相距千里之外的人 事。

而我也变得渺小,

去守护那更渺小而庞大的“信仰”





我总念着“人无信仰,苟以保全”,

但实在是难以用细微的力量去保全我所期盼的。





时代的新陈更替总是很快,

快到断头台永别了监斩官

已有人说,并非是尚九熙非何九华不可。





不是非他不可?答案可能是肯定的。





“我以为只有我们守着这灿烂的七年,熙华的种种成就才不会被人遗忘。我忘了,最不缺的就是新人……”




这个世界从来都不是谁离了谁不行,


都只是我们在为自己的回忆所找的出口,


罢了……





                                                                        错了环岛

                                                                      2021.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