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了环岛

《一段悲伤的相声》

                             孟鹤堂 岳云鹏


“请把我的骨灰分成三份,

一份留给我的爱人,

一份留给我的孩子,

还有一份请埋在一棵树下。


“让我在树下静静地看着这个世界,

有风的时候我会跳个舞,

烈日炎炎,就让我焉一会。”


“请把我埋在这棵树下吧,

就让我静静地看着这个世界,

什么都不要做,因为会累。

我不想变得优秀,因为太累了,

我想休息一段时间,

这段时间会很长,可能是永远。”


“天很蓝,

     找一个风大的地方,

                        把我忘了吧。”

航与月光

随笔练手超短打  

堂主视角  重度occ预警

【良堂良】无差

自卑追光少年出家道士良X温温柔柔先生堂




九良,周宝宝,航航……十年过去了,你还记得我吗?




初次相见,我唤你 小师父。




你道,你本是出家人,又冷漠内敛,堪堪说出一句,先生漂亮,貌比月光。




我不解,还以为你夸赞我俊俏,殊不知,那一晚你偷偷为我亲手栽了株昙花。




而待到花开时刻,已是十年后。




现在已是人定时分,院子里只有我和这朵昙花,还有你留给我的信。




我迎着月色打开,还是那熟悉的硬朗




“先生,十年未见,想必昙花已开了又开,昙花一现,多在夜半,或许是它心属月光,才在顷刻间消逝掉所有的热情。”




一页纸毕,我轻笑,原来世上还有你这小道士动情之处。




我捻起下一页薄纸,纸上只洋洋洒洒几个字




“先生,月色清孤 如你,昙花微怜 如我。”




几字浅薄,但我已深知你意,



航航,你年少清贫被迫出家,道法要你放下执念,你不得不从,我知你怜惜这段缘分,而我又何尝不是……




眼泪不经意间划过,却又被故意弯起的嘴角阻挡,终而落在脸颊后。




我知你喜我笑,赶忙弯起嘴角,明明你看不见,明明你我只见过一次面,可你每次寄信都说喜我笑的样子,小骗子。




只得叹一口气,只怨你我生不逢时……




如此,便罢了……




祈愿来世,你我缘分再续,




我回头一看,你就在我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