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了环岛

《呼吸过热》部分章节书评

本篇又名《错了环岛读〈呼吸过热〉副cp(何尚)有感》



很少有这么冷静的一点一点渗透我心中所想,是分析,也是侦破。




当同一事物时隔不久,刚好不会就此遗忘的时候,再次遇见,内心反馈给的感觉总会是不同的。

  




    三个月前,我在必修三的课本里第一次记下了,冠上夸张开怪诞的《等待戈多》。




  很多人会对于课本里追加的“变态”二字哄堂大笑,可当老师慢慢讲述完梗概,我便明白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没有人知道戈多是谁,也没有人知道为什么要等待戈多,那时的我猜测:也没有人知道他们自己是谁。

  




   苦闷、迷惘、虚无缥缈——这是课本对荒诞派的概括。




   那时的我,把故事放在了政治的大背景下,无非和别里科夫一样,为了批判当时资的迷惘现实。站在历史的角度上,不知所以的风格,像极了当时平民荒凉的小环境,宗教战争资本压榨,人们在未知全貌的社会里,在孤独和绝望的折磨下慢慢的被死亡吞噬。它,是震撼的。

 



   而近几天在文里很巧很寸,再次看到戈多的名字,这的确是“巴黎是家”的美术生尚九熙能做出来的事情——把华哥捡回来的乌龟取名“戈多”。

  



   中间的缘由,毫无悬念,很虐心很复杂,我只能够轻描淡写的陈述,这是一个纷纷扰扰的故事:

     


       是身为卧底与最爱的人十年不见,甚至终于相见却只能形同陌路,道一声谢谢。





  我意识到,可能“戈多”可以代表的含义更多,比如说 情,执着却又迷惘的感情,又可能代表着一种憧憬又无奈的祈求吧

  




   ——十年的沉浮,只为有朝一日,能与你十指相扣站在阳光下。




这便是我对“戈多”最浪漫的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