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了环岛

岁末自述

予以此篇,纪念我在地球的第十六年整


  我的十六岁,落在庚子年,

  我很平凡,但庚子年却不平凡。


  这一岁我很幸运,幸运的顺从喜爱选择文科,

  幸运的融入“宝贝群”,幸运的认识了很多人。

        我想,这一岁会是我最留恋的一岁。


   幸识吾师,曾经摇号查作业的丽丽,夺命连环提问的娟娟,社会主义的粉红青青,发出“喝了吧”质疑的巍巍,毕业能开照片展的DJ,天天抖pe包袱还嫌弃我们的静静……

   

  这一岁,我寻到了最适合自己的爱好,可能看相声 听戏 听曲儿 听评书 喝茶 更适合我?

  这一岁,我最爱的小说名为《晚行舟》,

    最爱的话是 老舍先生说“我不能爱上海与天津,因为我心中有个北平。”

    最爱听的歌有二 《探清水河》《身骑白马》同为一人所唱。

    爱看的角儿很多很多,华哥,辫儿哥……

  这一岁,我如愿写了 三段书评 一段情节。

    有了自己的笔名“错了环岛”。


但我最开心的,

还是那两场班会,那两场由宝贝群冠名播出的情景剧;

还是拍集体照时NG了很多次的口号;

是拍卖会胜似搬迁,还有神仙乐队;

是忘年到忆瑾,短暂离别而今重建,人在社在;

还是听到看到的那一句“因为你值得。”


这一岁的每一天都很相似,踏歌而来,戴月归去

这一岁的每一天我都珍惜,道相投,合为谋。

   

    不管怎么说,希望我未来的十七岁一切都好。

                           希望一切都好。

                         

                                                           16岁的错了环岛

                                                            2021年4月9日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