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了环岛

破立并举 兀自坚守

作文主题“守界与破界”,素材来自《觉醒年代》,玉麦乡的卓嘎和央宗(感动中国人物),中国航天。创新和爱国都可用。

            

             破立并举,兀自坚守

  

    百年辗转,新青年奋起,犹记二十八画生于雨中呐喊:文明其思想,野蛮其体魄,心力体力合二为一,世上事未有不成! 由此观之,心力之品德应是束缚,体力之实行该是突破;以界限分明的思想道德指导实践,方可破而后立,拓而行远。

  

    纳于大麓,烈风雷雨弗迷。《尚书·禹典》所言极是,把握住精神的向,明确其界限,尚可不迷失于雷雨,有作为于山河。精神的界限不会被法律束缚,却会被道德圈画。

  

    于当代而言,树立底线思维,大而化之可联系到对家国界限的认识,或许是庄严的界碑,亦或是仅仅三人的边境村落。狂雪满天隔绝了生命中的一半时间,国旗却在生命的每一天升起。玉麦村仅留的父女三人,卓嘎央宗坚守边疆,绝不让祖国的土地成为“无人之境”,他们满怀热血,秉承“家是玉麦,国是中国”的信念,让玉麦乡重新腾飞起来。

 

     此刻,他们坚定守卫的不仅仅是道德边界,而且是庄严的国疆边界,道德有界,国疆有界!

 

     开创则更定百度。尽涤旧习而气象维新;守成则安静无为,故纵脞废萎而百事隳坏。开创世界未有之壮举,且需要破除边界,扶摇直上,且看中国航天,如何腾飞。

 

     天高地迥,觉宇宙之无穷。中国航天白手起家,发力创新的经历,和这个国家从一穷二白到繁荣昌盛的过程相伴相随。几代航天人,六十五年间走出了一条自主研发,守正创新之路。如果将1956年起步的中国航天的65年浓缩在一个小时,一定是一部分分秒秒都掀起高潮的史诗巨篇。史诗当中的一项项“之最”,昭示着航天人一步一步突破瓶颈,打破界限,破而

后立。

 

     探索无界限,奋斗便要是无限的。然而思想有界限却不言禁锢,实行无界限却不言放任。任何概念都是相对而言的,推动实行铸就辉煌靠的是方向正确而不失灵活度的思想品德。

 

     破立并举,界限分明,兀自坚守,蔚然成风。要把所有的夜晚归还给山河,把所有的春光归还给疏疏篱落,把所有的慵懒沉迷和止步不前归还给过去。明日的我,胸中有丘壑,立马振山河。



雨曦-:

嘘,听他唱。

笑疯了家人们

张云雷的扇子:



考古的快乐


薄荷香

 

 “凡是愚弱的国民,即使体格如何健全 如何茁壮,也只能做毫无意义的示众的材料与看客”

 

   我想,我曾是紫禁城繁盛宫院里的一瓦。背朝太庙,面向俗世。宫花禁柳,北牖南檐。可能从那时起,我便爱上了秋鸽缠绵的来信,走街串巷的薄荷香,也爱上了悠悠渺远的京韵大鼓。

   

    胡广腔,中州韵,让我缠绵在无数个日夜。清晨,我早早睁眼,甚至比那落钥的宫门更先见到太阳。期待着一闻见远方传来的薄荷药糖的香气,便迫不及待地,努力把头伸出宫墙——那唱大鼓的角儿登台前习惯吃一颗薄荷味儿的药糖。可我终是一片瓦,只得远远地望,静静的听,慢慢的想。

 

     衣袂飘飞,蹁跹起韵,髣髴之间,若轻云之蔽月,流风回雪。七击而往复,却不觉单调。竹板翻飞,唱腔宛转,也曾听醉过落雁。我也痴迷其间,从日头东升到星河骤现。也许是宫中的显贵听到了我的艳羡渴望,年关便请了戏班子进来,戏台便搭在我的檐下。

  

    应着思念数载的欢喜,我又一次迫不及待的探出了头。我有些愤恼,日思夜想的带着薄荷香的角儿未曾在其中。台上的角儿有的素手把弦儿,有的荡开水袖。有的蟒袍华丽之至,似是将全部家当绣了进去;可有的罗裙却素朴不华,但又染着血淬似的红。

  

    一曲唱罢,汗泪交融,终是霸王折了戟,荆楚一盛即消弭。秋叶飘落,我好像又听到了刺杀号令的碎杯,许是我思至极深。远远听到宫人讲,唱鼓的角儿,执拗着不给那洋人唱,还啐了一口,要他把大清还来,让人一枪断了气,可惜了那角儿……

  

    许是我似梦似幻,来不及辨清现实 来不及替那角儿悲哀,就被人扒住身子,摔向红布铺的戏台。我终于知道,那血淬的布料真是被鲜血侵染的。将我扒下的那人,竟是素手弹弦儿的那角儿。他的手指流出鲜血,了无生息的躺在地上。我久久没能回神,才听到一句蹩脚的汉话,

  

    就凭你们这群戏子,也能干涉我大帝国?你们和那些农民一样愚蠢。

  

    我终于明白,那个戏班子永远的留在了同治年间,可能那薄荷香,也就此消弭。

  

    后来,不知几载风雪,当我习惯了睁开眼,不必费力地探出头去。就能直直的看着北牖南檐,闻见药糖的薄荷香,远远的听着那悠悠辗转的唱鼓声。

  

    我这是被带到了一间屋子里,成了那陈旧屋室的一片瓦,听说这是那戏班子进宫前用尽全部家当买的,这间院子里,葬着那唱大鼓的角儿,还有他爱吃的药糖香。

  

    我在熟悉的薄荷香中,不曾觉与陌生的故人相见的欢喜,只觉得尘世的悲凉,我在悠悠的薄荷香里沉睡百年。

  

    我的梦可能是被秋鸽衔走,

    亦或者随着薄荷香飘向远方的远方。

    我仿佛看到了北平,又好像梦到了北京。

吾辈不敢忘其愿

各位团市委的老师:

    大家好!

  我演讲的题目是“吾辈不敢忘其源”。

   历史的港湾停留了一帧又一帧不断翻新的落日,余晖总是尽力预示着人们,天亮之后记得与时俱进。桑梓落叶归根方得圆满,游徒衣锦还家所谓幸事,世事变迁,唯独有根有源,才得有情有牵。

   古往今来,百十个行业兴衰增减,人人时常为某个逝去的行业喟叹唏嘘。兜兜转转,时代的筛网也许会更偏爱名唤AI的稚豆,也或许早已不满余留的成豆,但只要是随手丢在土壤,尝尽炎凉的老豆子就将盘出雄劲的虬枝,落叶归根,生生不息。


    AI不会取代大部分,乃至全部的人类行业,他可以取而代之的只会是也只能是劳动力。每个行业领航人的思维判断决定了行业的兴衰变化,这取决于是否尝过人生的百般滋味,认真品出酒纯在何处,有几分火候,这断不是刻板定格的程序所能代替的。如若AI有了属于自己的思维,那它也会穷尽风霜白骨舍弃一切,只为守护这个与它无关的人类世界的吗?答案会是否定的。它不会纠结自己根源何处,断不会有桑梓之柔情。


    横渠四句,为万世开太平。万国局势未曾稳定,回首现世,无论什么职业,终竟一生所不断奔赴的不是梦中鸿鹄,而是拼尽全力也要唤醒的桑梓之情。


      尽情选择基于现世太平,而今安逸的国际局势下风起云涌,大国外交,我们反对零和博弈。就像特利尔的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遥远的欧洲为先驱者所创作,又被后人带来中国,永远钻研,永远延续着生命。现代青年职业的选择决定着日后社会的发展进步,更决定着中国是以何种态度面对他国的挑衅。古有忠志之士弃医从文投笔从戎,现有护国将士中印边界为国效力;从十余年前对南斯拉夫大使馆的悍然挑衅,到两个甲子过去,时值辛丑,我们可以挺直脊梁,与世界平起平坐。“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社会发展的大旗将要交由我们的手上,我们或许会终尽一生维护宪法的尊严;或许会时刻准备着,誓死保卫祖国;或许会坚强博弈,守护本国利益。或许我们会成为种种,但唯一相同的是,我们来自同一个文化不曾间断的国家,我们有根有源,我们十年饮冰难凉热血,我们心怀大志一雪前耻。


       国之需要,我之责任,泱泱中华,吾辈不敢忘其源。

 

    

三寸舌六方台娱乐升平

《三寸舌六方台娱乐升平》学校实践作业论文


   《探清水河》,《十字西厢》,《发四喜》,《锁麟囊》,“太平歌词”、“莲花落”、“评戏”、“京韵大鼓”等等传统艺术的名词,在当代也算的上是艺术的主流——很多年轻人耳机里日常聆听的不再是流行歌曲,而是换成了小曲儿小调儿、京评梆戏。这源于京剧评戏相声的创新发展,比如当红的“德云社”,以相声的方式传播传统文化,加深了年轻人对地方传统民间文化(现已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了解和钟爱。


   相声是一种民间说唱曲艺,相声艺术源于华北,流行于京津冀,普及与全国海内外,始于明清,胜于当代。相声演员郭德纲曾在2012年某综艺节目上介绍到中国相声的历史:“清朝末年,民间有一种曲艺形式叫‘全堂八角鼓’即表演艺人们表演唱大鼓、唱单弦、变戏法以及相声、双簧等等才艺。而单独演出的就是相声。清朝末年的相声艺人大多是以撂地为生,站在街边儿上,比如说北京城——天桥。天津那时候属于‘三不管’,反正每一个地方都有一个比较繁华所在,是这些个艺人演出的地方。那时候可不容易,刮风减半下雨全完,不过那时候相声艺人的作品,也是可圈可点。”

  

   因为关于相声历史的可考文献较少,相声的历史基本是口头流传下来的。2011年大型纪录片《中国相声一百年》算是较为完整的发展历史类节目。在同年,德云社演绎了大型相声剧《中国相声史》,虽然演出当天经历了一些人的无事生非,但是这部剧依旧影响颇深,是相声史上绝无仅有的大型历史性演出。


            相声剧——中国相声史

清朝末年——相声的缘起 

     清朝末年,盛京街坊邻里,北城悠悠扬扬的吆喝不绝于耳。有钱人们包车去往北京天桥——民间技艺演出的主要场所,去看场戏,听会儿相声,看看绝活。那时的北京天桥位于今天的前门大街南口,天桥南大街北口,天坛路西口,那里旧时有一座石桥,由于是封建时代,是每年冬至皇帝到天坛祭天的必经之路,故此被称为天桥。这里在道光咸丰年间一度免征地租,逐渐演变成集市。光绪二十七年始,日渐繁荣,1914年正式并名为天桥市场。在天桥西侧南端有一块空店儿,艺人们便在这里自发设立了杂耍场,撂地卖艺。


   而相声艺人多数是在外滚明黏子、画锅,外放几把长凳,供观众落座;内也放一长凳,摆的是相声祖传的几样东西——扇子、手绢和醒木。艺人站在锅里说个贯口演个短段儿对口,打着玉子唱太平歌词,贴着快板说一段《数来宝》。那时的观众都是流动的,逛庙会走集市时候恰巧走到圈儿旁边,就会落座下来,看了表演觉得可乐了,赏艺人们几个铜钱子儿,放在专用的钱板儿上。如若演员们才来,没有观众,其他候场演员们就坐在观众席上,这边台上的演员一句一句念着定场诗,醒目还没落桌,打旁边站出来一位冒充观众的演员问台上的艺人“您才来!”“买卖好?”“混的住?”“混了一年还照旧,时光更改胜似先前。”“晚上说话,闲着喝茶,走了!甭送。”这位一坐,演员刚要拍醒木,另一位又站起来了,说着一样的词。不多不少重复了四次,这段的名字就叫《才来》,用于演出正式开始前的“炸场子”,咋咋呼呼热热闹闹间,观众知道这个圈子里,这座茶楼中,是说相声呢。


    相声的祖师开辟了相声艺术的先河,他们从画锅撂地开始登上了民间艺术的舞台,从此在中国艺术的历史上有了笑的艺术。

         

        民国时期——相声的新生

 

   广播的出现为相声艺术的传播提供了更多的可能,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北京天津相继出现了商业广播电台,请相声演员在表演的过程中,随时插播广告。很多艺人一边说书、一边说相声的、唱大鼓的,一边播广告。因此相声就有了一个新情况——不是在某一个具体的地方演出,而是一下子扩大到了一个地区、一个城市,相声的影响也就因此扩大了。电台造就了相当一部分人,可以说在当时有名望的老演员都上过电台。这些相声演员在播电台的时候,常常是一段相声里面要插播一条广告(那时演员的报酬主要是广告商来支付),他们索性就把广告揉入在自己的“活儿”里,融入成一个“包袱”,而不会使整个儿节目七零八落。当代相声演员王文玉先生曾评价:“常宝坤先生和赵佩茹先生合作说的相声在这一点上是尤为见长的。”


    相声进入广播以后,听众大量增加,相声的社会影响也愈来愈大。同时,茶馆、酒肆,也逐渐成为相声艺人的演出场所。曲艺评论家刘梓钰先生说:“演员们只有进了茶楼影响力才能大,影响大了以后,能提升演员们的社会地位”。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有一个行业叫茶食铺,有时候铺子里有一些演出,比如说评书的,唱戏的,后来又发展到又说相声的,唱京韵大鼓的艺人也经常来这种茶食铺演出。还有一种小茶舍,那时候就已经有了很矮很矮的舞台了,这是题目中“四方台”的演变过程。不过在1931年九一八事变,东北沦陷后,日寇铁蹄所到之处皆是民不聊生,满目疮痍,而国民政府却采取“不抵抗”政策,相声名家张寿臣先生义愤填膺,便在演出当中,频频予以揭露。当时正赶上吉鸿昌古北口抗战以后撤职,先生在中午这场的垫话上说“吉鸿昌抗战有功,古北口杀敌怎么就撤职了呢?叫人不明白。”,台下观众都愣了,先生下台来接到了一封请柬,没有注名。先生赴约之后发现那人正是吉鸿昌,吉先生告诉他以后在台上说话要小心。诸如此类演绎讽刺性相声段子《牙粉袋》等的演员们甚至被捕入狱。

    

    著名作家老舍先生也积极编演抗战相声,宣传抗日。将拉洋片、说相声、唱大鼓、弹单弦儿等曲艺形式加入新的抗战内容,印成万册小唱本送达到前线战壕里去,号召人民起来抗战,演员们就在武汉和重庆等前线地区开抗战曲艺的场子,来表演老舍先生写的抗战大鼓、抗战相声等节目。


   相声大师侯宝林先生在“说”的基础上,以“学”、“唱”见功夫,他的作品于当时的传统相声来说有了很大的变化——“不仅仅是有规范,而且他的语言很是纯洁清新,创新时运用了当时的现代语言,所演的节目也是符合当时的时代群众们所需要的一些内容,如流行歌曲,他就能马上运用到相声里面去。”侯先生的《大上寿》,其中有几句学摩登女郎的唱(相声行话为“柳活”),这是其他演员所没有的。


    中国解放后,北京相声界组织了“相声改进小组”,该组织成立于1950年1月19 日前门建楼。他们倡议“团结北京相声演员,整理旧相声,创作新相声,为工农兵服务。”,这一提议得到了京津冀演员们的广泛认可。此活动改良了相声的表演语言,使节目老少皆宜男女混听,自此节目的文学性大大提升。


   从俗到雅,使相声与时俱进,逐渐发展成现在这些观众喜闻乐见的新形势。


     近现代——相声的改革与没落


    摆脱了战争文革的厄运,中国民间艺术开始逐渐适应的了新的形势。到了八十年代,多形势的相声表演也逐渐萌芽。八、九十年代的相声逐渐走入电视机,为了充分展现这门“笑的艺术”,演员们施展浑身解数,力求将四门功课——“说、学、逗、唱”融入在表演中。很多相声演员与当时的歌唱家、戏曲工作者来往,将学到的各行各业的技巧融入到相声作品里,学的细致,学的巧妙。诸如现在的,主要添加了歌舞动作的《学跳舞》;加入了各行各业大小买卖吆喝的《卖布头》、《卖估衣》;以模仿为主的《学哑语》;与评剧、戏曲、京剧结合的《捉放曹》、《黄鹤楼》、《关公战秦琼》、《汾河湾》等节目。


   但八、九十年代的观众们热衷于流行歌曲以及摇滚类节目,他们并不接受“相声”甚至戏曲这些门一路坎坎坷坷的民间传统艺术。他们追求的“新文化”就好像回归了原始的野性,在八十年代的艺人,不管是哪一门都不好做——八十年代演员被轰下台是常有的事情。


   就这样,相声这门艺术暂时被迫消失在群众的目视野中......

二十一世纪——相声的重生


    正在相声行业思索如何面对现实的时候,1993年2月4日,一代宗师侯宝林先生在北京逝世,同年还有数位老艺术家相继离世。自此,相声界陷入一片痛惜,但相声没有一蹶不振,没有沉沦,相声演员更是不甘现状。他们在思索,他们在探讨,他们在历史的长河里奋力地寻找。他们时而“分兵把关”,时而“集合作战”,他们在儿童和青少年当中加强相声表演的普及,各种学校都开办了曲艺特长班。相声教师汪保琦在采访中说“我就是在那些个孩子们当中,从他们接触相声那天开始,就让他们知道相声里面有文化,相声里面需要文化。”

    

    1995年,全国最大专业相声社“相声大会”(2003年正式更名为“德云社”)正式成立。随着每年的“开箱”、“封箱”演出,相声也逐渐广泛起来,京津冀等地的相声社逐渐增加,行业即将复苏。


    2005年,沉睡了多年的相声艺术开始苏醒,“2005年,一个相声艺人在天桥这个地方,让观众们发自肺腑地乐了个够;2005年,一个相声艺人在天桥这个地方,让人们知道了什么是真正的相声;2005年,一个相声艺人在天桥这个地方,让人觉得相声,还有希望,他的名字叫郭德纲。”这是2012年访谈节目《有话好好说》中对郭德纲先生的评价。节目中说,“郭德纲”这个名字并不是普通艺人的名字,而是让相声文化重新进入观众视野的有功之臣的名字。是他在几十年里从天津到北京的摸爬滚打,摸索出适应新时代的相声作品。新浪微博有人评价:“我们提到郭德纲不应该只想到娱乐圈,提到‘德云社’不应该只觉得属于娱乐圈。郭德纲的成名带动了相声界乃至曲艺界的发展;而‘德云社’实在是一个文化发展的聚集地,传统文化的传承地。” 


    但2005年开始,“德云社”开始收到了同行的抨击。郭德纲在自传随笔《过得刚好》中提到“‘演出不要超过十二分钟’本是相声界的共识,但我们的出现把这一切打破了。其实我没有破坏江湖规则,只是当初人们成批破坏的时候没有人提出来。这好比有一帮人开车在一条大路上走,这时候来了批人把司机打跑了,然后把车开到麦田里了,在里面开了三十年,我只不过又把车开回到大路上而已。”从建设开始,相声同行们专注于从节目里找可能引起麻烦的话题抄送有关部门、安排天安门前静坐、上演“反三俗”的戏码……“一步一步地苦熬苦掖,终于我们也看见了花团锦簇,我们也知道了灯彩佳话。那一夜,我也曾梦见百万雄兵。”相声行业苦尽甘来,生机蓬勃。

  

     2016年的大型纪录片《中国相声一百年》播出,先前因为缺少文献记录相声历史的人们,有了了解相声的发展历史的途径。近年来,广电推出了各种喜剧类真人秀,据考证,这应该是传统艺术走进寻常百姓家,走近男女老少心中的重要契机之一。


   例如2015年,德云社相声演员岳云鹏参加节目《欢乐喜剧人》,在一群喜剧小品中异军突起,坚持演绎传统相声,并夺得本年度冠军,从此,可以说相声真正的活跃起来,活跃在各大媒体平台,可以说是空前繁华。

 

   特别是2018年竞技类节目《相声有新人》、传统文化竞技类节目《国风美少年》等推出,收视率可观,观众们对传统艺术的喜爱度逐渐加深。近几年“德云社”的演出同八十年代的演出可谓是天差地别,演出的门票可谓一票难求。现代相声演员的台风并不拘泥于传统的框架,而是在传统之上加以创新,形成属于自己的独特风格,使相声更符合现代人的审美,更贴合新时代的主题。


   青年相声演员张云雷在作品里提到:“你说相声不主流,你说荧光棒只属于演唱会,你说传统与流行必然对峙?但是我要告诉你,立于传统 开创流行,一腔孤勇 无畏风雨,这,就是我的相声。”


   青年相声演员张鹤伦也曾在采访中说:“如果你一味地追求名利,到最后就会一无所获。如果你真正爱相声这门传统的艺术,你会发现说学逗唱其乐无穷,这身大褂才是最美的服装,传统艺术必将引领时代潮流。”


   您可能没想过有一天相声也会在千人剧院、万人体育场,甚至在世界各地巡回商演;


   您可能没想过有一天演唱传统小曲儿的时候,台下的观众能挥动荧光棒与演员合唱;


   您可能没有想过有一天太平歌词、京剧评书也能出唱片,且销量万千;


    您可能没有想过有一天学生们升华作文的鸡汤是从相声段子中获得的;


   您可能没有想过这门传统民间艺术能带动“国风国潮”,激发一批青年人的爱国之心、民族之魂。


    每个时代的民间文化都与那个时代紧密相连。我们可以通过文化揣摩那个时代的主流特色、政治格局,同样的,我们也可以通过不同的时代特点来推测各种文化发展的艰辛与不易。

改编情景剧 探清水河

班会需要,非原创,改编情景剧

   主要人物(按出场顺序): 

     老于头: 于   宋老三: 卜   副官: 高 

     军阀李大帅: 萍    军阀李太太: 都       宋莲:  陈        佟小六:  赵

【台词】

(情景一)

老于头【打着更锣,拉家常】: 一更天啦,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 (再敲三下)唉,您瞧瞧这世道,好么央儿地踏实几天,眼瞅着奔着年关了,新来了个军阀李大帅,没成想捞着这么个苦差事。当初,这大烟馆是人家大帅问的我啊,谁还能不识相不成?都说我是内坏人,害死了宋莲,可他这也不怨我啊。

(情景二)

【老于头进了大烟馆,看见宋老三】

 老于头: 唉,爷们儿,我烟瘾上来了,快给我开一锅儿。

 宋老三: 呦,这不是老于吗,想来一锅?我们这的规矩你是懂的(微笑,伸手)

 老于头: 哎哎哎,晓得~(掏出来点钢镚)我先进去坐一会了

 宋老三(掂量掂量)站住 ! 我说于瘸子啊,这么点银子,够干点嘛的?没钱别来我这大烟馆抽啊,你内腿怎么瘸的忘了吗??

 老于头: (嘿嘿笑了),我上回不是没带钱吗,这回带了啊,要不你看看我有什么东西给你抵押抵押?先给我起一锅吧,烟瘾上来了。

 宋老三不情不愿的去起锅子了。

———————————————————————————————————————

副官: 大帅到 ! ! 

【军阀李大帅出场】

 宋老三: 哎呀,这不是李大人不是,您怎么来了,快请上座,我这就给您起一锅去??

 军阀李大帅摆摆手,坐了下来】

 于老头【拉住要往回走的宋老三】唉,大帅这回来就是为了收租子来的,你不得表示表示??

 宋老三: 唉,爷们儿,你这可点醒我了【掏钱给李大帅】

 李大帅: 唉,宋老三,这么点钱,够干嘛的?是欺负我这刚上任吗?

 副官: 放,放,放,放,放,放肆!

 李大帅: 宋老三,我限你三天时间,没有一万两银子,你这大烟馆也别开了,走 ! 

  【临走时看了宋莲一眼】

———————————————————————————————————————

 宋老三: 哎呀,我这最近是不是水逆啊(捂脑袋),这一万两银子我上哪凑去啊,这可怎么办 呐 

 老于头: 唉,你看见没,你家闺女

 宋老三: 怎么了?

 老于头: 哎呀,刚才李大人走的时候看了大莲好几眼,这不听说李大人的公子到了娶亲的年龄了吗,你家大莲多才多艺啊,把她嫁过去,你们大烟馆还怕关门吗。

 宋老三: 唉……大莲她妈走的早,我一个人把她拉扯大,既当爹又当妈,就像养只小青蛙。罢了,罢了……就让她嫁吧,就权当还了我的养育之恩。

 【大莲听到,捂着嘴哭着跑了】

———————————————————————————————————————

【军阀元帅府】

(军阀李大帅悄咪咪进了房门)

李太太: 站住 ! 干嘛去了?我怎么听说你又去抽大烟了?竟然还想强抢民女?

李大帅 :不不不,夫人你误会了,我是为了咱儿子寻亲事去了(笑)。

军阀太太:……


———————————————————————————————————————

【茶馆】

 佟小六:【唱 锁麟囊】 【唱完鞠躬下台,去找大莲】

 大莲: 小六哥【闷闷不乐】你还记得那个军阀李大帅吗?他来我们家定亲了,我爹要把我嫁出去了。

 佟小六: 什么?这个宋老三,竟然连为了烟钱连自己的女儿都不放过,大莲,跟我走吧,我唱曲儿养活你……

 大莲: 小六哥……【握着手】

 副官: 哎,这不是宋莲吗?你不好好待在家里待嫁,干嘛呢这是?

 【大莲不舍的,一步三回头的,跑走了】

———————————————————————————————————————

 【今天是大婚】(全员都上来了,唯独不见大莲)

众人: 恭喜大帅,贺喜大帅,给您公子道喜了

 给公子道喜了  道喜了

李大帅: 哈哈哈好,同喜同喜,走吧,陪我多喝几杯

副官 : 大帅,我们找了个唱曲儿的来唱堂会,一定把婚礼办的热热闹闹的。

【众人退场】

【佟小六出场】: 给大帅道喜,给二位新人道喜,学徒我佟小六挚挚诚诚给您唱一段单弦岔曲儿《喜上眉梢》(刚要唱就看见大莲披着红盖头),怎么结婚的是她呀

大莲: 小六哥,我们还是分开吧。若有来世,我愿大烟燃烬,自此消失。

【大莲哭着跑了】

副官: 快来人呐,新娘子跳河了 ! 

佟小六(以为说要分开而愣在原地,没拉得住大莲)(看向天空45度方向)

        : 大莲,你说,如果世上没有大烟,你会不会同我在一块儿了。(拿出定情信物——荷包),(苦笑)大莲,你别怕,小六哥,来陪你了(夺门而出)


       (情景剧完:)

寂寞无主,脊梁华光

关于疫情期间讨论网课利弊的一篇作文,自码文(加粗是个人喜欢的句子)


   世界对疫情的警示纷至沓来,城市的运转倏尔停止。“停课不停学”这是社会对莘莘学子的承诺。谁料,社会舆论众说纷纭。难道教师注入了心血的网课,终将成为形式主义吗?

   对于应用网课为何有异议,大概就是两点使然。一是学生沉寂在假期的放松当中,对于学习的颓废观点。二是家庭条件不允许,无法提供学习工具,对于条件限制的无奈观点。由此看来,推行网课阻力显著,但依然需要负重前行。

   诚然,面对冰冷的屏幕,学生无法触及师生交往间活跃的温度,这也为学生提供了“拖延”的幕布。但是网课也增进了人们对网络的认同感,更让我们触及到安宁时刻断不会如此深刻的家国情怀。

   个人利益自由主义不是膜拜的“神龛”,我们不可能像阿尔斯通案一样为了放松而跌入陷阱。个人利益的前提永远是国家利益。这并非是一言堂,恰恰相反,网课的推行正是出于对人民生命安全的顾虑,对社会秩序的管理,对疫情的无奈之策,对中国智造的肯定发挥。

   如若网课应少数人之意,纵不执行。从浅层来看,学生们或许会面临神州陆沉的境地,来源于外界疫情未知的恐慌,断不会沉下心来学习。从深层来看,面对良莠不齐的舆论环境,观点意辙的现象时有发生,如若没有一种力量像芥川的蜘蛛丝一样切断善恶的交织,那么几十年来锻造的民族脊梁该是何样?

   放眼国际的星河,中国的国际地位岌岌可危,处处弥漫着与某资本主义国家的斗争。诚然,如今接受教育的学生必将是国之脊梁,国之命运诚然不是高悬的概念,而像是乌合麒麟砸碎靖社的那尊祭奠碑。

   故此,推行网课似乎是世事发展的必然。十七岁正是世界观初步定格的时刻。科技的进步时代的繁华,决定了这一代青年人须利用文化升华自己。多样的世态炎凉,举世混浊,满地都是六便士,民族的希望引领我们抬头看见了月亮。

   没有导向引领的教育本就是无翎之矢,独自沉浸在浩瀚的学海总归有误入歧途的风险,舒适的环境更易懈怠不前。

   寂寞的思考终究是毫无追求的,百锻升华 千锻有灵 万锻创生,独钻的火候与工艺方可筑成脊梁的华光。